紛亂的雜音──……

是誰,闖入了我的宮殿──?

 

 

傳說,在繁華的城外,有處城池,被埋在地底;傳說,在那座城池裡,有著一位勾人心智的妖姬,和她的小嘍囉們,守著城池的祕寶。

於是,湧上一群貪婪的人類,前仆後繼地向前冒險,卻一個個臊命在骷髏戰士的白骨手下,僥倖逃過一劫的,也一個個拜倒在守護者的紗裙下,成為她的傀儡。

 

是誰?

黃色的鬈髮、鏡片後透著清澈堅毅的翠眸。

是他。這男子來過四次了,他今日又要進來了是嗎?不知怎麼,竟有許期待。

他進來了。搞不懂,他是第一個沒被迷惑的人類……還是該說是男人?那是第一次見到自己的鮮血。操縱著那些連自己都感到噁心的骷髏們,這是職責,必須擊退前來的每一個人,這是身為守護者的職責。

只是為何在看見他受了傷,胸口微抽了起?

他──……快到了,到最終的房間。

有點慌,不想面對他,不想和他打──我……好想逃離這,地下城。這陰暗森冷的地方。

「我說好妹子啊。」看像聲音的來源,是那些和她一樣的……同伴。「你不會是動了心吧?」動了心?她嗎?

也許是她臉上神情不對,周身的眾姐妹臉色一沉,「你不會背叛錫古大人吧?我們是沒有心的。」她怔了下,纖手慣性地撫了下那異於常人類的粉紅髮梢,「不會的。」她說給姐妹們聽,也說給自己聽。

不會的。我們是無心的。

──咦?他倒下了。一瞬間的緊縮,無力感和疲倦感這麼地襲上來吞沒她。手一揮,地城內的森森白骨頹然散落一地,無力的倒在那。

「你去哪?」一旁姐妹警戒起。

「該走了。」

該面對的總是要面對,不管這多麼艱難。

 

 

傳說,那妖姬被稱作「黑玫瑰」,生得國色天香、玉脂凝膚,一襲黑色的紗裙襯得更加雪白,桃粉色長髮襯得有些愁緒的紅眸,使得看起來更加地楚楚可憐。

傳說,城池守護者,守護的其實非秘寶,而是不曉得通往哪的入口。

 

總算探到了,老師的消息。

推推因汗濕而略下滑的眼鏡,綠眸更加地深了,毅然地再次踏進藏於地的入口。

不知道過了多久,一小時?一天?還是一個禮拜?無見天日的地底似乎都這樣昏暗暗,城池裡的迷宮使人暈頭轉向,疲冷的身體拖住了行動,淌著血的傷口降低了靈敏度。

他幾乎是靠著意志在支撐著自己了。

快到了。他望著不遠處、那扇比一路走來見到的門還厚重的巨扉。怎知微一分神,後頸被重擊了下,眼前一黑。

啦啦......啦啦……

希望你再次回來的時候能丟棄手中的劍。

當我靠近你的時候

從劍鋒上映著我的樣子

那樣會讓我心痛。

……好空靈的歌聲。是誰?

模模糊糊的桃紅逐漸映深。

傷不痛了,身體不冷,人不累了。是誰?……好溫暖。

精緻的面容哀傷地看著他,她是誰?

啦啦……啦啦……

你第一次來到我的臥室時

其實我一點也不驚訝。

因為我的心裡已經

偷偷的愛上你。

原來那歌聲是從她口中傳出來的──……突然有種衝動想為她撫去臉上的愁。

啦啦……啦啦……

不要閉上你的雙眼,

將我關在你那迷人眼神裡。

你是讓我的心靈沉醉的主人,你是讓我的心靈沉醉的主人

黑玫瑰永遠的主人……

──……

記憶頓時回籠。他來這是為了尋找老師的下落、尋找埋藏深裡的入口;他硬生生地拔去多想的念頭。

於是他站起身,方才迷網的翠眼刷上決心。

 

「這首歌,是獻給你的,你聽到了嗎?」

「妳那歌曲,只是為了迷惑人們而唱的,我並不想聽。請妳讓路。」

……是嗎?」美麗的容顏黯了下,「這是你第五次來這了,我以為你和其他的冒險者一樣只來見我的……」憂傷染上了眉宇間。…「不然你到底在尋找什麼呢?」

「老師的下落。我相信這個迷宮般的空間裡,一定有通往某處的入口。」

 

男子疲憊的臉散出那樣堅決的光芒,黑玫瑰不懂,像個純潔的小孩般。

「雖然我無法理解,但我是這裡的守護者,不管你是什麼意思,我都無法讓你直接通過。」她沉默了下。「或許這次也可能會輸,但我還是要再挑戰一次。」

「我不會迴避的。」既然,她像個戰士般地這樣說。

「這是最後一次了。到目前為止我一直都輸給了你,但這次一定要贏。要是……」黑玫瑰咬咬下唇,欲言又止的看著男子。

「什麼?」

……如果我有機會贏了你,請你允許讓我愛你好嗎?」也希望你能愛我。

男子有些愣住了,目光移向別處,「我走的路不適合妳,我沒辦法接受妳的愛。」鏡片巧妙地掩住了主人真實的情緒。

她只張了張口,似想辯些什麼,出口的卻只有「我會使出全力的。」

男子無語。見識到黑玫瑰的固執,只得持劍。

 

戰鬥就這樣開始。

 

不知過了多久,喀鏘一聲,亮晃晃的銀光自她的手中震飛,越了半間房。男子停手,走到黑玫瑰身旁。「我可以進去了嗎?」她低著頭,然後再低。

「對不起,我真的不想傷害妳。」

「一次也好,我想贏你……如果這樣你才接受我的話。」

男子幾不可聞地嘆了口氣,外面傳言妖姬的手段多厲害,在他看來,黑玫瑰純潔得像個孩子似的。「愛不是征服一個人。」

「為什麼?所有的男人不是都想征服女人嗎?」

他沉默了。「那些到這找妳的男人們,只是覬覦妳的美色,只想征服妳。那那並非愛的全部與真諦。」

男子看著蹲坐在地上的黑玫瑰,又沉默了會「我走了。」

人不能一直都是溫柔的,有時候那才是真正的傷害。

 

聽到身後沉重的關門聲,她猛然地抬首往後瞧,眼淚就這麼地滾下。

……特拉克……」她輕喚了聲遠去男子的名字。

然後,痛哭。

茱麗安女神哪──原諒我。我願從此奉獻您來洗去從前的罪惡啊──。

──從今爾後,妳便喚作「克莉絲」吧。

好溫柔的聲音,好溫暖的光芒……這是女神的救贖吧。

「克莉絲」......啊。神的門徒是嗎?

 

「修女──!」年輕的旅人興匆匆地,跑向身著黑袍的修女。桃子色的短髮在陽光的照耀下顯得溫柔,她習慣地摸摸髮梢。

修女見旅人笑的曖昧,有些好奇。旅人眨眨眼問了,「修女妳知道今天是幾月幾號嗎?」

「二月十四號啊,怎麼?」

「二月十四是情人節呢!嘿嘿嘿修女,這給你。」

旅人手中捧了朵音燦陽而閃閃發亮的黑玫瑰。

──我是黑玫瑰。

「很稀有呢。」旅人說。「一個男人讓我帶給你的。」

修女愣住了,心,又微微地抽著,「請問,」她接過玫瑰,顫顫地,「他長什麼樣子?」

旅人笑得狹促,「他噢,帶著方框眼鏡,頭髮微鬈,是夕陽的顏色呢,眼瞳是翡翠色的。」

修女只愣著,腦中一片空。旅人微笑朝她揮揮手。「克莉絲修女,我走囉!掰掰。」

「啊!請等一下,身為神職人員,我沒有甚麼好回報的,不過你願意聽個故事,當作回禮嗎?」

旅人開心的再笑「好啊!若是精彩的話。」

「傳說──……

 

一滴晶瑩的水珠,自黑玫瑰上滴落。

創作者介紹

★擎天之劍★

光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